滴滴做商旅,翻身当主人?

2021-07-29 作者:未知   |   浏览(

角逐激烈的TMC赛道又多了一个巨头。

日前,滴滴企业服务事业群(ESG)发出了一张招聘图。图中文字称,很多网络业务增长放缓,而2B业务却方兴未艾;滴滴企业服务事业部集合了滴滴所有2B业务的资源,要切入企业高频的商旅出行。招聘的岗位包括机票、酒店、商旅平台的商品经理、工程师和构造师等等。

在2月初,新浪科技就有消息称,滴滴企业版已于日前在滴滴职员内部完成商旅预约功能测试,并开始定向邀请企业顾客体验,预计在今年中旬开放全量。

有业内人士透露,早在2020年11月,滴滴的内部人士就开始找商旅从业者介绍人才。到了2021年1月,滴滴把服务全方位从携程平台移出,滴滴要做商旅的野心已经非常明显了。

去年11月,中国软件行业协会、中国软件网、滴滴企业版曾联合发布《2021年中国企业出行服务平台市场十大趋势》,其中一条就指出大型集团企业、金融、网络行业是企业出行服务平台应用的重点市场,各级政府部门是2021年企业出行服务平台值得关注的热门行业。

据悉,滴滴企业版于2015年1月27日正式宣布上线。从官方网站的数据看来,现在已有30万家企业在用滴滴企业版。去年12月滴滴有数据显示,2020年7月至11月的差旅订单占据全年差旅订单总量的近60%,这也意味着下半年差旅需要相对旺盛。

在TMC这条赛道,本来已经站着携程商旅、阿里商旅、同程商旅等OTA玩家,与旅游社和传统TMC,他们原本是滴滴的合作伙伴。目前滴滴要翻身做主人,这条赛道难免又拥挤了一些。

滴滴商旅的商业模式备受关注

不少行业人士得知滴滴要做商旅时,第一反应是问一句“为何”,第二就是考虑滴滴做商旅的商业模式可能是什么。

依据携程商旅发布的《2019-2020商旅管理市场白皮书》,2019年全球商旅支出1.45万亿USD,中国商旅支出也有4007亿USD。市场规模虽大,却非常分散,国内商旅市场占有率第一的携程商旅曾公布过2019年买卖总额为270亿元。

不过,一直以来,TMC的技术、人工和垫资本钱高,ROI远不如网络公司,进入商旅赛道好像不符合滴滴一贯的轻资产模式,甚至有人直言滴滴做商旅不明智。

但也有声音称,疫情让企业更看到了2B的稳定和收益,滴滴本身拥有些C端流量和企业顾客资源,有资金可以为顾客做垫资,切入TMC也是非常自然的事情。

加上滴滴本身有平台优势,在C端已经成为国内网约车服务平台巨头,近年来从C端服务转向B端的不止滴滴一家。根据网络的思维,哪个有了流量,也就有了话语权。

另外,滴滴既然服务了30万家企业,积累了不少企业的汽车使用数据,也愈加了解企业的汽车使用场景和汽车使用需要。加上汽车使用是商旅中的商品之一,滴滴自己能控制一部分商旅商品,相比所有资源都从提供商来的TMC也多了一份筹码。

至于滴滴会以哪种模式入场,业内有不一样的猜测。有人觉得滴滴不只会做TMC,还会涉及费控、软件和系统,在服务成本的基础上,会收取SaaS平台的出租成本。也有人觉得,一贯善于轻资产的还是会弱化人工服务,只从费控管理切入。

环球旅讯特约评论员高思伟表示,假如滴滴真的决定投入人工做服务,那可能收益不是他们的主要考虑,而是更重视GMV和市场占有率。

哪个更想成为滴滴的提供商和顾客?

TMC要满足下游企业顾客的需要,需要有价格优势大、覆盖范围多的商品,而这部分商品的提供商包括上游的机票、酒店、接送机、市内汽车使用等等。

在此之前,滴滴已经与万豪、洲际、万达酒店等达成策略合作,通过会员权益、在酒店场景接入叫车服务,达到“住宿+出行”的一站式商旅出行体验。不过,这部分暂时都还是为C端用户服务。

传统TMC的价值多数还是来自机票业务。环球旅讯特约评论员贾子入推断,机票的提供端集中,资源基本都在几个大的航空公司手上,只须技术系统可以直连,并且拥有出票的资质,以滴滴的体量、品牌和企业顾客资源,与航司之间的商旅合作应该不难争取。

相对来讲,第二梯队的航司总是缺少流量,滴滴手中的流量可以为机票营收带来策略利好,更容易吸引他们进行合作。反观三大航,自己本身的流量资源充足,可能会观望一段时间之后再做策略合作。

“面对下游的企业顾客,滴滴也更容易吸引长尾的中小微型企业,这个市场还是非常大的。”贾子入称。

这种推断不无道理,中小微型企业势单力薄,难以从提供商手中拿到太低的协议价,滴滴等于为他们团购来打折的价格。而大企业本身从航司、酒店中获得的企业价格已经很低,可能不会非常快就向滴滴倾斜。

不过,贾子入察看,中小微型企业若是滴滴的目的,还会遇见企业本身对于商旅管理认知不足的问题。

“以往中小微型企业可能直接在携程等OTA平台上订票,报销的步骤也并非非常复杂。现在,中小微型企业依旧感觉费控管理、TMC可做可不做。如此一来,滴滴需要付出的还有教育顾客的本钱,这正是TMC一直在做的事情——告诉企业TMC不仅单纯只不过帮忙订机票、酒店而已,这会是滴滴很大的一个挑战。”

网络企业之间针锋相对的几率更高

即便上游的提供商纷纷合作,下游企业顾客想用滴滴,TMC市场的恢复也影响着滴滴做商旅的成功率。

携程商旅这位老大哥的数据了解明了商旅市场的恢复状况。依据携程的财报,除去2020年首季商旅管理业务环比降低66%以外,其他三个季度都达成了环比上升,是住宿预约、交通业务、旅游度假和商务管理四大业务中唯一三个季度都维持环比上升的,可见商旅市场也在不断恢复中。

不过,包括比尔·盖茨等人都预言在线办公工具将降低商旅的需要,携程商旅事业部董事长方继勤也曾对媒体表示疫情会加速TMC行业整理,结合这两个结论,非头部的TMC进步可能会愈加难。

高思伟说:“毫无疑问,滴滴的入局会增加TMC整个行业的角逐。不过,滴滴现在还仅限于服务中国顾客,对于全球顾客的影响不大,深受影响的还是国内的TMC。”

那对当地中小TMC的影响又怎么样?当地的中小TMC、或者以旅游社、MICE为代表的传统TMC和顾客之间的粘性高,善于用人脉维护顾客关系。除非滴滴通过花钱提供了特别大的打折力度,才会对这部分传统TMC产生较大影响。

首当其冲的是OTA们所做的阿里商旅、携程商旅和同程商旅。贾子入表示,考虑到企业顾客的重合度,更多覆盖中小微型企业的阿里商旅可能会和滴滴商旅之间的角逐最为激烈。

有意思的是,阿里还是滴滴的顾客之一。现在滴滴做商旅,会不会影响和阿里的合作仍是未知数。

相比之下,携程商旅已经进步了20年,在流量、技术、提供链的整理上实力更强,且拥有不少大顾客,滴滴一时之间可能还不可以撼动携程。不过,对于航司、加盟人来讲,携程商旅一家独大更不是好事,假如能有一位角逐者能与携程商旅抗衡是更好的结局。

滴滴做旅游的心,众人皆知

滴滴不是第一天想做旅游了。

早在2015年,滴滴在上线滴滴巴士业务后,在北京和深圳开通了超越50条旅游专线,虽然在试水期间旅游专线的上座率超越80%,在2017年初却暗然下线。

据《财经》的报道,2018年,滴滴曾期望推出酒店业务,但由于“顺风车事件”中止孵化。同年7月,滴滴对姥爷布获得Booking Holdings 5亿USD策略资金投入并达成策略合作协议,双方还将在彼此的App为他们提供预约接口。

2019年初,据《财经》的报道,在裁员潮中,负责孵化滴滴外卖、小巴,去年十月还曾试图孵化酒店业务的R-Lab部门成为裁员重灾区。同年,滴滴向OYO资金投入了1亿USD,布局住宿业务。

2020年5月,北京小桔国际旅游社公司注册成立,程维为实质控制人。

上述这部分滴滴做旅游的尝试,几乎都还没看到太多成绩。

“目前做旅游不是那样容易的,美团为了把酒店业务做起来也付出了很多的资金和人力,目前要看滴滴有没美团的决心了。”高思伟称。

目前,滴滴的商旅业务最初,挑战还包括人才、资源、技术等。现在滴滴的企业服务事业群要招聘多名商旅职员,也是在解决人才和技术的问题。

在所有挑战里,商业模式才是最重要的。滴滴商旅是只为了在企业端收割GMV,还是做费控管理软件和软件,或者有其他的增值服务,不一样的自己定位会让市场带来不一样的反应。不少商旅从业者都在关注滴滴的下一步动作,与战火会不会烧到我们的头上。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