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跑八年,元宵过后达能、蒙牛各奔西东

2021-07-29 作者:未知   |   浏览(

牵手八年,达能与蒙牛马上各奔东西。

3月1日,元宵节后的首个买卖日,蒙牛乳业(02319.HK)发布通知称,公司第二大股东达能将改变其持股方法,从通过中粮乳业资金投入间接持有蒙牛乳业的股权,转变为直接持有蒙牛乳业9.82%的股权,同时考虑进一步减持蒙牛乳业股份。

同日,达能方面也宣布,将依据市场状况,在2021年通过一次或者多次买卖减持蒙牛股份。

“长跑”8年,一朝“分手“。尽管双方均未透露此次减持的具体缘由,但外面已对此产生了颇多猜想。

01、营业额低迷,股价不振,达能减持蒙牛

达能与蒙牛“联姻”始于2013年。

彼时,蒙牛已进入中粮年代,达能通过与中粮的合资公司,付出约12.5亿元资金,获得了蒙牛4%的股份,由此晋升为策略股东。2014年,蒙牛向达能定向增发约6.6%的股份。在付出51.53亿港元后,达能最后以9.9%的持股比率,坐上了蒙牛第二大股东的地方。

作为蒙牛的要紧资金投入者,达能在技术和经验方面提携蒙牛,特别在低温范围帮助良多,八年时间内看着其成长壮大,也收成了可观收益。

2013-2019年,蒙牛营收从433.57亿元增长至790.3亿元,归母净收益从16.31亿元增长至41.05亿元,股价上涨约400%。达能在通知中表示,现在达能在蒙牛的间接持股市值约为8.5亿欧元,联营公司在2019年贡献了5700万欧元的常常性收益。

数据出处:蒙牛乳业财报

但另一方面,达能自己却进步得通常。伴随国内乳企崛起,一定量上挤压了达能的市场份额。另外,受疫情冲击,达能营业额低迷,股价不振,面临的重压日趋加强。

2月19日,达能发布的2020年财报显示,2020年公司达成营收236亿欧元,同比下滑1.5%,每股收益同比增长1%至2.99欧元。

三大品类中,饮用水和饮料业务降低幅度最大,同比降低16.8%,常常性经营利率降至7.0%;专业特殊营养业务销售收入同比降低0.9%,常常性经营利率降低74个基点至24.5%。

事实上,达能营业额颓废的迹象在2020年三季度就已经显现。2020年第三季度,达能销售收入为58.21亿欧元,同比降低2.5%。

其中,饮用水和饮料业务销售收入同比降低13.5%,销售量和销售额分别降低8.1%、5.4%;特殊营养业务,因中国区奶粉业务出现两位数下滑,致使总收入降低5.7%,销售量和销售额均降低约2.9%。

差强人意的数据传导至资本市场,2020年达能股价下跌了27%,处于近七年来的低点,市值损失约四分之一,引发资金投入者不满。

为此,达能在2020年第三季度宣布进行策略调整,包括重塑组织构造,通过资金投入强化品牌组合优势和差异化,对业务组合进行策略评估;推行10亿欧元本钱节省计划,增加对革新和品牌进步的支持;加强对管理层实行计划的监督力度。

据金融时报报道,此次剥离对蒙牛的资金投入,也是达能对资金投入者承诺的一部分。除去蒙牛,现在达能还在对阿根廷业务、Vega品牌进行评估,有意通过系列资产处置,达成组合优化和改变股东回报。

不过,另有一种看法觉得,达能此举可能也与资金投入收益缩水有关。

节点财经(ID:jiedian2018)注意到,在达能最新发布的2020年财报中,来自联营企业的常常性净收入降至8500万欧元,较上年降低了1300万欧元,不排除与2020年上半年蒙牛和雅士利的营业额表现有关。

02、互为角逐对手,双方将一同角力国内奶粉市场

从经营角度看,达能减持蒙牛或有双方业务撞车的关系。

近年来,外资和内资乳企均将拥有高增长潜力和高毛利、高附加值的奶粉业务作为发力方向。

依据达能财报,达能将在中国区加码专业特殊营养品业务,尤其是婴幼儿奶粉及营养品业务。

具体表现上,2020年5月,达能全资拿下了迈高青岛奶粉工厂;时隔两个月,达能第三斥资设立上海开放科研中心,与在青岛和无锡布局特殊营养生产基地。也就是说,仅在2020年,达能花在婴幼儿奶粉及营养品业务板块上的资金投入金额就高达近1亿欧元。

蒙牛这厢,2013年回收雅士利,2016年雅士利回收多美滋,2019年回收澳大利亚有机婴幼儿配方奶粉制造商贝拉米,同样瞄准的是婴幼儿奶粉这块“肥肉”。

2020年5月,蒙牛集团总裁卢敏放在媒体交流会就奶粉业务的具体目的表示道:“奶粉业务三年内要进国内前三。”

从双方的策略布局来看,达能和蒙牛已经无形中成为了角逐对手,而在中国婴幼儿奶粉这块争夺越发白热化的地盘,除去伊利和蒙牛这对乳业双雄,尚有飞鹤、君乐宝、合生元等不少当地品牌,这种角逐关系估计会愈加激烈。在这样的情况下,达能再当蒙牛的“座上宾”和身后“大树”,估摸着是不太适合了。

基于此,双方“劳燕分飞”也在情理之中。

至于“分手”对双方有哪些影响?对营业额下滑、股价下跌的达能而言,供应蒙牛持股改变资金投入策略,不失为提高营业额、舒缓资金投入者情绪的要紧举措。

对蒙牛来讲,达能减持并不会改变蒙牛的实质权力构造,中粮集团仍是第一大股东,业务进步和既定策略不受影响。但伴随和达能的关系由合作转为角逐,双方将来的合作空间或会进一步压缩。

相关文章